AD
 > 美食 > 正文

虚拟现实为什么会让人犯恶心?

[2019-11-08 01:56:50] 来源: 编辑: 点击量:
评论 点击收藏
导读:想变成钢铁侠,你不需要穿上重重的盔甲,也许戴上一副虚拟现实眼镜就够了。曼威为宣传《复仇者联盟2》,跟三星合作,制作了一批虚拟现实短片,让观众能够进入3D世界,感觉自己像在打斗

想变成钢铁侠,你不需要穿上重重的盔甲,也许戴上一副虚拟现实眼镜就够了。曼威为宣传《复仇者联盟2》,跟三星合作,制作了一批虚拟现实短片,让观众能够进入3D世界,感觉自己像在打斗。其中一个短片邀请到梅西等足球明星,展示他们被变成超级英雄的经历。在另一个短片中,用户可以体验超级英雄和机器人大军的一场战役,短片是三维慢动作、360度视角。

过去两年来,虚拟现实一直被冠上许多未来生活的想象,像是电脑游戏、电影制作等。《纽约时报杂志》把虚拟现实用在了新闻产业上:他们请法国艺术家JR绘制了一幅高达46米的人物画,绘在亚特兰大市标志性建筑物熨斗大厦旁,虽然这幅画很快就被撤走,但报社用直升机把画面拍摄了下来,制作成虚拟现实作品供公众体验。

微软则展示了虚拟现实眼镜HoloLens之后的情景:使用者可在所处的个人空间内,透过眼镜看见呈现在墙面上或是家具上的各种全息投影内容,并与之互动。例如,天气信息会呈现在茶几上,墙面上则出现了家人的影片、Skype通话接口等等。除了涉及个人生活的应用,微软也展示了建筑、教学等领域的应用。

《福布斯》上的一篇文章说,虚拟现实让我们能够体验他人的经历,真实地体验他人的极限运动过程。它还将改变我们思考实况活动的方式。现在,我们要么亲自出席实况活动,要么观看电视直播。如果我们去现场,我们往往只能坐在一个座位上,得不到其他视角。如果看电视,我们被动地从导演选择的视角观看。有了虚拟现实设备之后,我们可以得到体育馆中最好的座位,还可以选择多种其他视角。观众可以控制他看的东西。

NBA已经做了虚拟现实视频流实验,用三星的虚拟现实视频服务举办了四场赛事。虚拟现实可以用于各种实况,无论是音乐会还是工业展览。使用虚拟现实技术开会,可以让出席者感觉他们同处一个房间。在虚拟现实教室,老师可以指导多位外地学生。这对需要动手的学习来说尤其有价值,老师可以及时地对学生的技巧做出反馈。

但去年11月,《纽约时报杂志》上的一篇文章还认为,虚拟现实远未获得成功。虚拟现实的发展一直很不顺利,它至少可以追溯到1968年。那一年计算机科学家伊凡苏泽兰在麻省理工展示了他的头戴式显示器,当时虚拟现实的机器有一间房子那么大,头盔太重,要用从天花板上垂下来的机械臂来支撑。

随后几十年间,美国军方和美国航天局都希望能使用虚拟现实来模拟飞行和战斗。但这些东西总会让人感到反胃。在消费领域,虚拟现实的进展也不顺利。美国艺术家、计算机科学家杰伦拉尼尔在上世纪80年代中期使虚拟现实成为一个流行语,他甚至去过一家短命的销售虚拟现实眼镜和手套的公司。有一家公司开发了虚拟现实游戏,但都不太有趣,还会带来生理上的不适。

许多人认为,虚拟现实之所以会让人想呕吐,是因为感知输入上的冲突。戴上虚拟现实设备后,眼睛和耳朵告诉大脑一种情形,而它们可能与人体更深层的系统相冲突,包括应对外界压力的内分泌系统和保持平衡的前庭系统、感受身体位置的本体感受系统。缠上虚拟现实眼镜和耳机后,你的视觉和听觉被虚拟世界控制,你没有任何怀疑的机会。它们引起的恶心可以视为身体对这种幻觉的怀疑,提醒你要找回对感官的控制。

有时当我听到开发者大谈让观众沉浸在多重感官体验之中时,我觉得他们是想把观众囚禁在软件里,让他们的感觉没有出口。美国记者弗吉尼亚赫弗南说,这种态度让我有时想把虚拟现实眼镜往墙上扔去,打碎这种数字炼金术,去呼吸一下外面的空气,感受真实的物理空间的自由、天然的法则。

4月初,《卫报》上的一篇文章说,虚拟现实设备永远都不能捕获旅行的奇妙之处,旅行代表的是不确定性、未知的危险和不安全带来的兴奋,而这些是模拟软件实现不了的。虚拟现实也许会给予你更多的空间感知,而不只是快速播放照片,但它不能取代前往埃菲尔铁塔、抚摸工人1889年抚摸过的金属的经历。

为您推荐